从1978年到2008年,中国电视连续剧经历了从无到有、从弱到强的飞升。好的电视剧给人一双远望千里和尽情想象的眼睛,制造着社会的流行风尚和热门话题,重构着人们的心理品格和思维方式。一句话,经典电视剧改变中国。 《敌营十八年》一声枪响,革命传奇从银幕转战荧屏。《万里长城永不倒》歌声一起,英雄豪情就灌满了少年们的胸膛。《西游记》美猴王一声尖啸,四大名著从想象空间进入凡尘。《上海滩》上的一袭风衣,改变了人们穿衣戴帽的惯性。《围城》里走来一群假人,始知道文人无行的丑陋。《水浒传》大河向东流,中国人该出手时就出手……

 

  第一回:风骚女特务情挑地下党 《敌营十八年》被批因床戏  
 
  敌营十八年》

  
  剧中女特务罗茂丽的几场调情戏很是暧昧和露骨,为老古董所不满和畏惧再正常不过了。江波和女特务曾经情意绵绵地“查诗”,女方说: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岸上踏歌声”,男方说: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情却有情”,互相不断放电。一般人这种情况下早就“将计就计”了,江波偏偏笑着回避了。女特务媚眼如丝地追过来:“男人都是不吃素的。阿波,你有男人的美,可是太不懂感情了。”眼看江波避无可避……





      
  第二回:长江后浪推前浪 《武松》还是老的靓  
 
  武松

  
  祝延平版“武松”是少见的能契合大众对文学人物想象的荧屏形象,我以为只有《围城》里陈道明的“方鸿渐”能与他媲美,尤胜过《西游记》里六小龄童的“孙悟空”、《三国演义》里鲍国安的“曹操”。央视《水浒传》里的“武松”丁海峰只能说是不错,跟祝延平比,他的草莽气质和勇武气势都不够……





      
   第三回:《霍元甲》神拳迷踪 梁小龙铁腿抢戏    
 
  《霍元甲》

  
  霍元甲扮演者黄元申十二岁时拜师学习武艺,练就了一身功夫。黄元申的第一部电影是吴思远的《饿虎狂龙》,后片约不断。1976年以剧集《CID》中的警察李辉豪在电视圈成名,此后主攻电视,代表作有《飞花逐月》和《绝代双骄》,黄元申自认最满意的角色是跳脱不羁的“小鱼儿”。米雪回忆起他们一起学艺的情形,说黄元申人很帅气,无论谁找他帮忙,他都满口“OK,OK”,因此圈中好友都叫黄元申为“OK仔”。





      
  第四回: 一戏一格《西游记》 一颦一笑她最美  
 
  《西游记》

  
  多年以来,朱琳一直被认为是当然的《西游记》第一美女。其实以我现在成人的目光看,头号美女不是端庄的女王、乖巧的玉兔(李玲玉)、冰美人嫦娥(邱佩宁)、多情的杏仙(王苓华),而是几个专以美色惑人的妖精:碧波潭那位水性扬花的龙公主(张青)整个一“野蛮女友”,肌肤胜雪,看人时眼白多、瞳人少,却第一漂亮。然后是金鼻白毛老鼠精(常青),不及龙女轻灵,狐媚气质更甚,难怪那个红衣喇嘛经不住诱惑,倒茶的时候声音都变了。第三位的是牛魔王的小妾玉面狐狸(郑益萍),也是风情外露、刁蛮任性的主儿……





      
  第五回: 《排球女将》笑容甜美 “小鹿纯子”人生凄苦  
   
  《排球女将》

  
  荒木的人生经历跟翁美玲颇多相似之处。都是通过参加选秀比赛步入娱乐圈,都在选秀比赛中名落孙山,都因独特的个人气质被电视台相中做演员,都以新人的身份挑梁主演重头电视剧,并且一炮而红,都在冉冉上升之时,突然告别演艺生涯。所区别者,翁美玲决绝地弃世而去,而荒木由美子退隐家庭。一死一生,却都很不幸,翁美玲一睡解千愁,而荒木的人生从此急转直下,掉进了生活的苦役之中20年,成为了一部真实的苦情戏的主角……





      
  第六回: 《血疑》悲情感动中国 百惠恋家激流勇退  
   
  《血疑》

  
  这是明星效应第一次通过荧屏在中国开花结果。在此之前,通过电影,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的情侣形象已为中国观众所熟悉,而且知道山口百惠已经退出影视圈专心相夫教子,他们联袂演绎的这曲悲歌因此而更加动人。《血疑》拍摄于1976年,日文名字叫《赤的困惑》。山口楚楚可怜的少女形象,三浦翩翩美少年的魅力,着实打动了中国观众,他们的服饰也一度成为年轻人中流行的款式。 ……





      
  第七回: 《上海滩》头说惶恐 润发情路叹零丁  
   
  《上海滩》

  
  周润发与赵雅芝年齿相仿,在《上海滩》合作之时,赵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而周当时正热恋陈玉莲,两人在戏里爱得痴心,在戏外却没什么交往。如此黄金搭档,《上海滩》后再无合作。偶然邂逅便成就经典,从此劳燕各自飞,也算一段离奇的遇合。几年前,赵雅芝在首都机场与周润发意外相逢,一问都是来北京代言各自的品牌。两人在不同会场分别被记者问到重逢感受,赵雅芝表达了“既意外又惊喜”的心情,而周润发“斜眼偷窥了一下发嫂,然后说:‘巧合吧,我不太清楚……





      
  第八回: 武林至尊老《射雕》 佳人薄命翁美玲  
   
  《射雕》

  
  曾江、程小东、任达华等人很照顾她,她很感念,但新人挑大梁,难免遇到流言蜚语。当听到有中伤之言的时候,她很奇怪:“为何他们要这样对我?难道伤了我的自尊他们会很快慰的吗?做黄蓉是公司派演的,我只是尽责,尽本能地演好它。” 报章的八卦作风也令她生厌:“有报章杂志说我常发脾气,未红先骄。真是为之气结,试问自己才初初出道,何来未红先骄?就算遇到不愉快的时候,也会克制情绪,但人的容忍是有限度的,对方冷言冷语,那口气真难下”……





    
  第九回: 《四世同堂》燃九城 两个汉奸最有型  
   
  《四世同堂》

  
  “大赤包”和“冠晓荷”令人难忘,第一是小说里给的基础就好,两只苍蝇的臭脚深扎于肥厚的大粪中,能笑死人,也能恨死人。第二是李婉芬和周国治的表演没治了。李婉芬是人艺舞台上最有霸气和光彩的演员,周国治把那种“无骨小文人”的感觉抓得那么准。因为电视剧《四世同堂》大获成功,周国治和李婉芬两人也被请上了1986年春节晚会的舞台,共同出演了小品《送礼》 ……





      
  十回:十年一觉《红楼梦》几多天涯沦落人  
   
  《红楼梦》

  
  出演了一身傲骨、半途飘零的林妹妹,毅然淡出娱乐圈在商界开创了大局面,人们在眼花缭乱间,把她当作了一段传奇。一辈子,一出戏,她不仅人戏合一,性格禀性像极了“林妹妹”,就连生命也像林妹妹一样中道枯萎。陈晓旭之死,是2007年5月间最令中国人心痛的事件。 不疯魔不成活。马广儒用他的一生为这句话做了新的注脚。表面上,是酒毁了他。实际上,是情作践了他。他的人生与贾瑞何其相似,都把一颗心错放在一个人身上,在无尽的相思中消耗了全部生命。这是谁的过错吗?细说起来谁也没有错,只能怪造物者的安排太过拧巴……